快捷搜索:  美女    名称  交警  美食

“罩起来”还是“用起来”?中意对话探讨建筑遗产保护

var contentimageurl = 'http://img.xinmin.cn/xmwb/2018/12/NEM1_20181207_C0323484814_A1418022.jpg';

“罩起来”还是“用起来”?“修旧如旧”是历史建筑的唯一保护方案吗? “上海历史文化名城日”来临之际,建筑遗产保护大师来到上海,7位中国和意大利“保护师”的作品集结展出,一场有关建筑遗产保护的讨论在上海交通大学展开。

图说:展出7位中意建筑遗产保护界领军人物代表作品的“築上筑”中意建筑遗产修复联名展将持续至12.18日 来源/易蓉 摄

图说:展览在邬达克建筑上海交大徐汇校区工程馆展出

   米兰理工大学教授马可·戴齐·巴戴斯齐(MARCO DEZZI BARDESCHI)是意大利重要的历史建筑修复流派“米兰学派”的创立者,始终站在意大利和世界遗产保护的最前沿。他的修复作品包括意大利米兰法理宫等一系列著名的案例。在他看来,对遗产建筑应进行“保护”而不是“修复”——不要修复、造假、重建古迹逝去的形象(通过对称模仿或复制),要最大程度地维护、持续地关照和尊重古迹及其历史环境,把它们作为实体的文献、所有变迁历史的见证,保留其“原真性”;对遗产建筑的再利用,则需要全面考虑建筑材料的劣化、新增功能的设计,把这些作为增加的价值,达到与现存建筑遗产的“对话”。

图说:700多年历史的法理宫与现代设计交融 来源/采访对象供图

   这位大师级人物一直期待作品的“中国行”,却遗憾在备展期间过世。但他的理念在“作品”中可见一斑。具有700多年历史的米兰法理宫就由他修复,他首次引入了射线照相技术分析历史材料,在保护方案中则开创性地对墙体表面抹灰进行加固,并重新设计了建筑的两翼,将新的现代设计元素引入进新置入的功能空间。“为解决消防和使用功能,马克教授采用完全不同于法理宫初建时代的材料——玻璃和钢来建造造型活泼的楼梯,用这种‘可识别’的方式来呈现添加部分与原建筑古典主义的强烈反差,形成了一种对话。”上海交通大学建筑文化遗产保护中心主任曹永康解释,“实际上在建筑遗产保护领域,修复理念和‘流派’也并不相同。马克等许多意大利学者和专家更推崇将历史‘放在哪里’。中国建筑遗产目前更多地则希望尽量复原本真,因为许多传统工艺本身也非常有价值。”

图说:乾隆花园的修复采用“复活式保存” 来源/采访对象供图

   建成于乾隆四十一年(1776)的乾隆花园,是紫禁城四园中建造时间最晚、造园手法最高超的园林,其规划设计、营建技艺都代表了乾隆时期宫廷营造的最高水平。故宫博物院古建部总工程师、研究馆员、中国文物保护技术协会理事长王时伟,代表着中国传统营造的“老把式”。他在保护和修复中,发掘整理了乾隆花园的传统造园工艺,以便对文物进行样本式的修复;还采用了“复活式保存”,利用全站仪、近景摄影测量、三维激光扫描技术,对乾隆花园中的建筑、假山、摆件、植物、铺地等进行数字化处理,最后生成一个可以虚拟漫游的数字化乾隆花园,为大众全方位欣赏古典园林成为可能,也为开展乾隆花园未来更深入的保护和研究奠定了基础。


图说:赛珍珠故居在修复时对立面进行研究 来源/展览内容

   尽管保护方案各有流派,但大家对历史的尊重和认同、对新技术的宽容和拥抱是各国“保护师”的默契和共识。“建筑文物是文化载体,如何修复意味着我们如何解读这份文化。文物修复不是简单的招投标、做工程,不能赶工期、限工时,而应该是综合性、研究性地做保护。”王时伟说。“建筑遗产究竟是博物馆标本式,还是具有新生命的文化?达成理念共识后,我们还有现实短板。”曹永康指出,“当下中国建筑遗产修复理论跟踪很快,但项目落实却遇到各种瓶颈。我们的设计能实现70%的修复目标,但施工很少有能够及格的。既有传统匠作素养又懂新技术的团队至少还要培育10-20年。”

   74岁的威尼斯IUAV建筑大学前修复学教授乔治·乔尼庚(Giorgio Gianighian)也是上海交通大学建筑文化遗产保护中心的副主任。他一直致力于担当东西方沟通的桥梁,作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保护专员,在超过20个国家和地区从事建筑遗产保护工作,尤其注重推动中意两国的保护事业。在他看来,相比斥巨资修复并做商业使用的老建筑只有10%,尽管这些建筑吸纳大家的目光,但剩下的90%老建筑如何“活化”,如何激发出生命力才是更值得思考的。

图说:徐汇中学崇思楼保护修缮工程获得了“全国十大文物维修工程”奖

   展览及论坛由上海市文物局、上海市规土局指导,上海交通大学主办,是一次高水平的、国际性的交流活动,来自意大利的建筑遗产修复大师们在全球范围内都具有重要影响力,来自国内的建筑遗产保护名家亦展现了中国30年来遗产保护的历程和成就。中意名家同台相遇,展示全球闻名的修复案例,共同探讨建筑遗产保护最前沿的理念与方法,从这里既可以看到中意两国乃至东西方古建修复文化的差异和共通性,也能够更深入地理解建筑遗产如何通过一系列修复、改造、活化等手段,“活在当下”,从而得以和今天的人与社会再次对话。

   新民晚报记者 易蓉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