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美女    名称  交警  美食

文学滋养孩子心灵

“我们花那么多力气让孩子们去写一棵树、一个人,但他们毕业以后可能99%的人也不会再写一棵树、写一个人了。这到底是为什么?”3月21日,在人民教育出版社主办的“儿童文学与小学语文教学”主题研讨会上,统编语文教材教科室主编、儿童文学作家、北京大学教授温儒敏提出了这样的问题。这也是与会的儿童文学领域的知名学者及作家、来自全国各省(区、市)教研员所要探讨的问题之一。

“儿童文学能够激活儿童的语言灵性”

为什么我们要花力气让孩子去读一颗树,写一棵树?温儒敏说道:“我们让孩子写一棵树、写一个人,或者要他读很多的儿童文学作品,其实背后都有一个功能,一种思维训练。”温儒敏强调,学生们在毕业后可能一辈子也不会写一棵树,但是他通过这种阅读和写作,训练了思维,培养了专注力、观察能力、审美力以及表达能力。

通过语言运用获得直觉思维、形象思维、逻辑思维、辩证思维和创造性思维,正是阅读儿童文学所能赋予孩子们的能力。

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儿童文学委员会主任高洪波认为,文学作品在语文课本中具有四种价值:认知价值、审美价值、拓展价值和浸润价值。“有了好老师、好课文,才有好学生,相辅相成,才能让语文课成为孩子萌生文学初心的沃土。” 高洪波说道。

儿童文学和小学教学有着天然的血缘关系,人民教育出版社总编辑郭戈表示,儿童文学和小学教学有着一致的服务对象——儿童,有着相似的教育功能——一个是语言学习,再一个是人文教育,所以他们之间的联系是非常密切的。

事实上,二者的关系不仅仅是密切,儿童文学研究专家、中国海洋大学教授朱自强认为,儿童文学应该成为小学语文教育的中心。“今天我们重新建构小学语文教育这个理念的时候,我觉得儿童文学就应该成为小学语文教育的一个中心。”朱自强说道,“对儿童来说,他们最好的语言就是儿童文学的语言,儿童文学是小学语文教育中最优质的阅读资源,是最能够激活儿童的语言灵性的一种语言的资源。”

“让学生在阅读文学作品的同时对语文充满兴趣”

文学与语文的关系千丝万缕,但要在教学实践中如何把握二者的关系,对教师是一个很大的考验。儿童文学作品十分丰富,但选入语文教材的作品却数量有限,那么如何把握学生的课内阅读与课外阅读,则成了一大难点。

统编语文教科书主编、儿童文学作家、人教快乐读书吧丛书主编、北京大学教授曹文轩在谈到这个问题时打了一个比方:“语文是一个山头,攻破这座山头的力量,并不在这座山头,来自于其他山头,其他山头屯兵百万,必须广泛调集其他山头的力量,才能最终将语文这座山头攻克。” 曹文轩强调,一个语文老师如果仅仅把语文课书当做语文教学的全部,想把语文课讲好几乎是没有可能的。对语文教材的阅读属于堂内阅读,但堂内阅读的质量是由堂外阅读的质量决定的,一个语文老师的堂外阅读越广博,对语文文本的解读就越丰富深入,堂外阅读在无形中给老师增加了若干阅读课文和解读课文的视角和若干话语资源。

“发现文本的眼力来自于堂外阅读。”曹文轩说道,“一个语文老师的堂外阅读早在堂内阅读之前已经开始了,而当一本语文教材讲解完毕,堂外阅读仍在一如既往的进行,这种解读下一本语文教材而言是在做更完备的准备,当一个语文老师意识到堂外阅读是永远的,无边无际的,他的语文课也就可能达到了一种理想的境界。”

在文学意义的阅读和语文意义的阅读方面,曹文轩认为可以分两步进行,先进行文学意义上的阅读,再进行语文意义上的阅读。希望学生做一个纯粹的文学作品阅读者,享受一篇文学作品给他带来的美学快感,然后进入语文程式上的阅读。“一个高超的语文老师能够做到既让学生好好地享受一篇文学作品,又能让学生在阅读这篇文学作品的同时对语文充满兴趣。”他说道。

“让孩子在我们的语文课中享受到快乐”

阅读将儿童文学与语文教学联系在一起,孩子在阅读中享受到快乐,才能滋养更多地兴趣。 

“文学的功能之一就是游戏和白日梦。” 温儒敏说道,“语文教育里面的营养成分是各种各样的,所以我们要兼顾,让这个年龄段的孩子在我们的语文课中同样享受到快乐,同样在做白日梦。”所以,对于小学语文课,温儒敏建议:以诵读为主,注重引发兴趣,不要过度拔高,重视会意和感悟,不要过多使用多媒体,不要布置太多任务,要更多地关注“情趣”的问题。 

曹文轩提倡给予学生阅读高度的自由。他表示,没有任何预置的任务、没有任何压力,阅读只是出于喜欢,出于享受阅读的欲望,这才是一个纯粹的阅读。此时阅读者并无语文意识,没有将阅读与他的语文学习联系在一起,这种看似与功利主义完全剥离的阅读是必须的。“阅读者在进行如此无牵无挂的阅读的时候,每一个字、每一个标点都在暗中与语文学习紧密相连,潜移默化,不知不觉中得到了语感的培养,懂得了各种各样的修辞。”

儿童文学作家郑春华也表示,在阅读中培养兴趣十分重要,要关注孩子本身的体会和感受。“语文的教学更多地是感受能力的教学,准确地理解别人,准确地表达自己。”她说道。

在教学实践中,老师们也尝试通过多种方式调动起孩子们阅读的兴趣。云南大学附属小学教师张砾月认为“只要愿意读书,就值得鼓励”,她一直致力于把阅读变成奖励,把“应该读必须读推荐读”变成“我要读我想读我愿读”。通过结合年龄推荐、结合兴趣爱好推荐、从课文学习中推荐、教会学生到图书馆去找适合自己的书等方式,张砾月所带班级的学生养成了读书的好习惯,每天由家长在微信群里打卡所读书目及阅读页数。《上下五千年》《冰与火之歌》《中国国家地理》《我们爱科学》《文韬武略说曹操》……阅读书目丰富多样,孩子们自由选择自己喜欢的书籍,阅读起来也兴致勃勃。

浙江省湖州市德清县三合中心小学教师张玲则充分利用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的“快乐读书吧”丛书来带动孩子们的阅读兴趣。“快乐读书吧”丛书配套统编小学语文教科书“快乐读书吧”栏目同步使用,丛书包含古今中外名家名篇,涵盖了不同体裁、不同主题的经典文学作品,图文并茂的形式大大增强了阅读的趣味性。张玲通过“快乐读书吧”丛书鼓励孩子们每天进行朗读,引导家长和孩子一同进行朗读,让孩子们在朗读中生发对阅读的兴趣。

“儿童文学不但要能给儿童认识人生,并且构成了他将来做一个怎样的人的观念。不但要能启发儿童的想象力,并且要能给儿童学到运用文字的技术。” 茅盾曾这样阐述他对儿童文学的理解。其实,无论是儿童文学还是语文教学,所要赋予的不仅是儿童运用文字的技术方法,更有感悟文字的艺术思维。我们为什么花力气教孩子读一棵树、写一棵树?孩子们通过读一棵树、写一棵树学会专注、观察、审美和表达,并将这种观察融入自己的经验与生活,有所感悟。这也是儿童文学与语文教学想要达到的共同目的。(中国教育新闻网记者 彭诗韵)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