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美女    名称  交警  美食

北上广的“实习漂”:租廉价的房子每天工作10个小时

­  1989年出生的高军已经在北京“漂”了6年。去年,他突发奇想在淘宝上线了“替人挨骂”的服务,从此开启了“永不安静”的生活模式。对他来说,捏干脆面是最快最方便的发泄途径。楼梯间是高军常呆的地方,“在这里跟老家的朋友打个电话聊聊天,心情会好很多,对未来也会更有信心”。

­  再次被实习面试单位拒之门外,闫姣开始慌了。

­  就读于西北师范大学2014级新闻专业,今年过完春节,21岁的闫姣就来到北京找媒体实习。

­  到北京一周过去了,同班同学都已陆续找到实习单位,闫姣还是一无所获。“有些单位不要实习生,连门都进不去。”闫姣回忆,找实习单位时不止一次被拒之门外。后来,她尝试通过打电话、发简历等办法联系,终于在一家市属媒体获得面试资格,之后顺利实习。

­  “北上广平台大,机会多,更有锻炼价值,表现好还有机会入职。”在甘肃高校,近年来有部分专业学生更愿意去北上广实习。和闫姣一样,从找实习单位开始,这些来自西部的大学生就开始了和北上广的“亲密接触”,也经历着各种酸甜苦辣。

­  初生牛犊不怕虎

­  “午饭基本是在去地铁的路上用面包解决。”兰州财经大学新闻专业的李乐大三开始就去了北京,为了赶一场场面试,她几乎没有时间吃午饭。

­  起初想找媒体单位,但竞争太激烈,试投很多简历都无果。李乐及时调整“战术”,不再把实习单位局限于媒体,也向携程旅行、新东方等企业投简历。

­  在北京面试的奔波令她难忘。“早上在朝阳区,下午可能要去昌平、大兴比较偏的地方,感觉一直在赶路”。李乐的包里随时备有面包。

­  西北师范大学新闻系学生江源对财经新闻情有独钟,实习时他选择南下广州。没人介绍,只能靠自荐,江源一次次混过保安检查,到广州的财经类媒体询问,使出浑身解数。一个星期后,他终于被一家财经媒体的采编部录用。

­  “当时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回想起自己找实习单位的经历,江源不禁为自己的拼劲儿感动。

­  “传媒业发达,也更有活力,我希望去有新鲜感的地方。”西北师范大学大三学生易子晴选择去上海实习,进入岗位后,她也面临诸多挑战。

­  刚进入上海一家广告公司时,易子晴主要负责微信文章的排版编辑、数据收集和一些翻译工作。“对品牌内涵和用户要求理解不到位,开始工作不好上手。”刚入职时,虽有同事帮助,但易子睛还是会经常加班到很晚。

­  易子睛从2月底开始实习,3月又加上了微博推广的任务。微博推广商品用词精致、严谨,这对易子睛是个不小的挑战。

­  “不能全是硬邦邦的词汇,要想方设法和消费者建立联系。”易子睛负责一个主打少女风格的法国洗发水的推广,每次写软文,她都要寻找与产品相关的事件。“可以是电影,也可以是新近发生的热点事件,想‘梗’、找联系是最难的地方,每天在回家的地铁上都在苦思冥想。”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